sugarcane


“一,二,三,四,五,六,七,八,九,十,十 一 · · · · · ·”
     小小的芭蕾舞者轻盈跑过,脸上带点儿狡黠的微笑。
     她的影子在洒满阳光的甘蔗林中跳跃旋转,仿佛囚笼里冗自宛转的黑鸟。
     不祥的寂静正在弥漫,令人窒息。寂静,那无色的厚重的迷雾。像昨日的一阵风一样转瞬即逝。
     不会有人找得到我的。她想。 
     不会有人找得到你的。 我,保证。

     她仿佛永在睡梦中 ,在小小的角落,被黑影笼罩。
     人们高举着火把的手
     那无助而恐惧的呼喊
     风吹过带来的慌乱与迷茫的气息
     终于淹没,褪去,回归平静,成为茶余饭后的困惑
     她听见
     女孩子在枝繁叶茂的芒果树下唱歌
     听着街上的叫卖声,以及海湾里燃油机的轰鸣
     炎热的下午,在甘蔗林中弥散,如同一个被判腐烂而死的天使在扑腾翅膀。
     她瞧见
     她的血液流淌在路上
     灵魂挂在屋檐下泠泠作响
     影子仍在洒满阳光的甘蔗林中跳跃旋转,仿佛囚笼里冗自宛转的黑鸟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她窃喜,可总是有些害怕。
     那么,你得快些长呀,芭蕾娃娃。我悄悄对她说,越高越好。
     尝点土壤,吮吸雨水
     她说,我的前世会是芭蕾舞者。
     尽管,现在是一株紫色甜蔗
     生命,在大地和天空间孤独拔节
     生命,长的仿佛没完没了
     
     小小的芭蕾舞者衣裙崭新
     在洒满阳光的甘蔗林中跳跃旋转
     高大的甘蔗默默注视,心中还是泛起了渴望的刺痛
     一阵风起,她试着踮起脚尖
     可是,她终于会长得很高很高
     
     那无色而沉重的寂静,再也不像昨日的一阵风一样转瞬即逝
     而是混着院中的茉莉花香,在无数个不眠的清晨里,在自生自养自灭中,独享了岁月的盛情

评论
热度(3)

© River东小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