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eirophrenia

  

    梦里我跟着一只麻雀跑,跑出教室跑出学校,穿过凤凰大街和北海路,麻雀前头飞,嘴里衔着一枚蓝紫色宝石钩编耳环,泠泠作响。他带我跑到海港上的一支大油轮前,许多人在舷梯上搬着大木箱,人们走来走去,阳光温暖的照下来,空气都泛黄卷着边儿,很热闹。 




    一个文身戴蓝色头巾的水手抱着一箱朗姆酒问我:“你,是去佛罗里达的乘客吗?”我眯着眼,说:“不,我要去安提瓜岛。”他笑笑,叫我上船。我走上前去,摸到粗糙温暖的金属扶手。




    好了,谢幕了。




    我好喜欢这个梦,常常在辛苦的时候当它糖一样的去回味,可它没有继续下去,不知道我是否到了安提瓜岛,有点揪心。




 

评论

© River东小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