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封小时候的旧信

D.L.F:
此刻,迷雾森林正值午夜。大雾已散,纳西河今夜静得像一块玻璃,倒映着天上的繁星。



我坐在木船上,用你教的办法,用芦苇编了轻巧小笼,滴了蜜汁,于是几只萤火虫萦绕过来,发着微微光亮。我坐在两重天之间,回想着白天的奇遇,温柔的巨蟒;优雅的红狐;麻雀衔来的涂兰花... ...我也想起你,想起你们。 


如果你还没有忘记我,请帮我摘一朵永远不会被吹完的蒲公英。


我的祝愿,伴一丝年少的夏风,一起穿过海洋,越过高山,辗转至呢喃精灵的口袋,今夜,将来到你的梦乡。愿珍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LZT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


Dear LZT:


棉花雨季就要到了,前几天我也赶着找梅林夫人做了一件新雨衣,蚕丝加上水蜡树的汁液,裙摆再滴几滴番茄酒。


梅林夫人说,雨天最容易碰到泥淖精灵,他们往路过的人身上扔臭烘烘的泥巴,并以此为乐,也喜欢抢小孩子的糖,真是些缠人的家伙!没想到大晴天我也能遇到。


“走开,我只有过期的鸭粮!(ಥ﹏ಥ)”


此次来信是要通知你,今年的永无鸟节似乎要开个舞会。我向梅林夫人请教了几手做衣服的窍门,豌豆花拌上星光晒些日子,纺成细纱,便是一匹做舞裙的好布料。只是过几天星光就要回到天上去了,不要太赶早啊!


好了,渡渡鸟又催信了,他送完信还要忙着料理果园,地精最近真猖狂啊。


野绿长,日向安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WXY








D.L.F:


好像只是一瞬间,又好像过了一百年,我们终于飞过夏天忘了秋天站在了冬日的面前,棒棒岛早已下过了第一场大雪。


再过几天,雪人丹尼卡就要来了,我想你可能还没有见过他。每过几年,他总是要来冬日的棒棒岛度一个“热带风情”假。没人说得清他到底来自哪儿,有人说他住在喜马拉雅山的山洞;有人说他来自大洋深处,是一个养鲸人;还有人说他住在南极,以放牧企鹅为生;也有人发誓说在北极见过他与白熊喝酒划拳。


每当听到这些,丹尼卡总是微微一笑,请说这话的人去酒馆喝一杯热腾腾的黄油啤酒,此后,谁还会在乎丹尼卡到底从哪儿来?


我第一次见到丹尼卡的时候,正值立冬。


那时我患着重感冒,瑟瑟发抖的走在岑树大街,迎面走来了一个白毛大怪,提着冰做的行李箱,嘴里还大嚷着:“见鬼!这儿可真热!”


我吃惊的望着他,试图打个招呼:“你--啊嚏!”


他重重的拍上我的肩,“感冒?不算啥!来!”他打开箱子,往我怀里塞了一捆烟草,两顶帽子,三只茶壶,翻出了一小盆薄荷。他把它凑到我的鼻子下面,“现在,闻闻它。”我试探着闻了闻,立刻感觉神清气爽,感冒好了大半。


“哇哦。”我说。


“愈伤薄荷。可治感冒头痛以及失恋。” 他得意地挤了挤眼睛,接过我怀里的东西,“顺便说一句,我叫丹尼卡,是一个雪人。”


丹尼卡是一个典型的侠客,古道热肠,嗓门儿颇大,不过面对小孩子的时候,总是笑的红鼻头都皱起来,从他神奇的旅行箱里翻出几块自制冰糖。我从前吃过一次,现在左槽牙还有点晃,幸而我现在是一个大人了,他见了我只会笑着拍我的肩膀,力道简直要把我钉到地上。他有些像你,环游世界,帮助他人。想来你们也一定会很合的来。


树仙酒馆新近出了款点心,叫香芋酒糟,你来了不妨尝尝。


期待你的到来!野绿长,日向安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LZT




  


      

评论
热度(3)
  1. 火之晨曦River东小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iver东小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